神圣之门

界聞|莎士比亞經典悲劇開幕,被書寫好的人生能否迎來新的轉機?

歷盡艱辛了所到達的是被封閉的門扉 

巨幕拉開
一場荒誕的“戲劇”悄然開演 

以紙筆為媒介
年幼的少女將悲劇化作現實
被囚困在劇目中的少年們
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之中 

而那位隱藏在幕後的上位者
則面帶微笑的觀賞著這一切
-麥克白麥克白
身纏風的少女一行人到達了神聖之門,但那裡別說門了,連人影也沒有一個。唯一留在那裡的,只有一個支離破碎的大袋子。 “就算想繼承神聖的文字,妖精們也不過如此。”麥克白突然出現在少女一行人面前說道。失意的風,令邪惡之火燃燒的更加熾烈了。

炎戲魔·麥克白

“我只是在演戲。”炎戲魔麥克白繼續說道。 “只是在扮演著,一個在神聖之門入口前將你們殺掉的角色”在壓倒性的力量差距前,風之少女一行人一個接一個地倒下。她用盡最後力量,釋放出一道龍捲風。 “哎呀,她可是我的獵物哦。”道化之暗分開捲起的風與熾烈的火焰,現出了自己的身姿。
奧賽羅-奧賽羅
抵達的時候,神聖的入口已經被封閉起來了。 “用不著這樣沮喪嘛。”有人對點燃火的少年說道。 “一定會沒事的。”溫柔的炎獸說道。 “餵,有客人來了。”炎精王註意到了異常。這時,奧賽羅出現在少年一行人面前。 “請為我而死吧。”“我感受到一股令人懷念的氣息。”自律之心感受到了另外一位來客。

水戲機·奧賽羅

“我的任務是,消滅你。”水戲機奧賽羅對著自己的太陽穴開了一槍,所有的火焰盡數熄滅。少年一行人在水的戲弄中束手無策。 “你們差不多,該***了。”就在心中的燈火即將熄滅的時候,少年感到了一股令人懷念的溫暖。 “仔細看好了,機械是要這樣去控制的。”少年抬起頭來,眼中出現的是溫暖而又寬大的脊背。
莎士比亞莎士比亞
年幼的少女握在手中的羽毛筆型裝置“海瑟薇”所書寫的,是無數的悲劇。而書寫出來的戲劇將化為現實,去襲擊目標。至於少女是受人所指使,還是出於她自己的意願,無論如何,被稱作莎士比亞的少女依然滿面笑容地書寫著悲劇。沒錯,彷彿自己是在書寫喜劇一般。

風戲者·莎士比亞

“寫得不錯嘛。”一個摘下面具的男人撫摸著少女的頭。 “欣賞戲劇很開心吧。”風戲者莎士比亞笑著回答。 “背叛過一次的人,就會背叛第二次。所以趁著現在把他也殺了吧。”少女不理解話中的意思。 “我還想把現在的世界放在手心裡多看一會呢。”男人再次將手伸向了面具。
朱麗葉-朱麗葉Ť
在美宮殿的寢室中,朱麗葉坐在點綴著寶石的沙發上。 “你還記得和那位大人的約定吧。”她向妖精王問道。 “我當然記得。”妖精王露出了目中無人的笑容。 “要是你下不了手,就讓我去殺吧。”這句話將她逼入了絕境。 “只有那個孩子,一定要由我親手了結。”妖精王沒了笑容,皺緊了眉頭。

光戲龍·朱麗葉

短劍型裝置被交到了光戲龍·朱麗葉的手中。 “反正我的人生只是場戲,我的未來都是被書寫好了的。”她用刀刃抵住了自己的脖子。就在下一瞬間,她聽到背後傳來兩個響亮的聲音。 “既然如此,逃避掉不就好了蹦。”嘴裡叼著胡蘿蔔的天才,與助手共同出現在她面前。
哈姆雷特-村莊
“帶著那麼多女人,你小子的地位真是了不得啊。”少年一行人到達了被封閉的入口,他們面前手持刀型裝置的哈姆雷特露出了不悅的笑容。 “分我一兩個唄。”他從刀鞘中拔出刀的瞬間,在地面上劃出了一道筆直的衝擊波。而只有少年一人勉強抵擋住了他的攻擊。

暗戲精·哈姆雷特

“一起來找點樂子吧。”暗戲精哈姆雷特與留住水的少年,展開了暗與水之刃的戲耍。 “在女人面前落敗的感覺如何?”少年手中的刀刃先被彈開,而就當刀刃砍向他脖子的時候,第三把刀貫穿了哈姆雷特的身體。 “好久不見,哥哥。”那是一雙渾濁不堪的眼瞳。
羅密歐-羅密歐
紅月升起之夜,羅密歐將短劍型裝置別在腰間,在高高的樹枝上窺視著女王之廳。就在那天,不夜城裡發生了一場變革,他見證了嶄新的歷史開始的瞬間,然後便離開了魔界。但他卻沒有發現,無數槍口已經對準了自己。 

無戲獸·羅密歐

交到無戲獸·羅密歐手裡的,並非能令人假死的毒藥,而是貨真價實的毒藥。 “我已經厭倦了這戲劇一般的人生,我和她是命中註定無法結合在一起的。”無戲獸·羅密歐發現了自己誕生的理由,不由得嘆息著。 “你怎麼看呢?”他問的是一個雙目無神,嘴裡不斷嘀咕著某個名字的青年。
Official